14, 7月, 2020
许小年疫情不会改变整个中国经济发展趋势

许小年疫情不会改变整个中国经济发展趋势

许小年:中长期改革和企业转型更紧迫

接受新京报专访,认为疫情不会改变整个中国经济发展趋势

金融体系应适当增强流动性

没有工业化时期的投资拉动,经济增速下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而且,即使经济增速只有“5”或者“6”,又有什么关系呢?依然是世界上增长速度最高的国家,起码是最高的之一。因此,对于经济增速的下行不必过于紧张。

纳德卡尼的女儿6岁时,要求一个芭比娃娃当礼物,纳德卡尼决定重塑芭比,改造出穿着橡胶筒靴、身上挂望远镜的科学探险家。

疫情冲击可能会进一步恶化民企的生存环境,短期内政府有必要采取针对性的措施帮助民企纾缓困难,长期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产权保护和公平竞争。此外,政府能做的还有放松管制,依靠民间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尽快实现产业的升级换代,尽快实现国家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

新京报:你也提到了,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行,但疫情的冲击会加大这种下行压力。这种经济形势下,应该如何应对?

疫情期间大家关心病毒的R0(传染率/治愈率)到底大于1还是小于1,大于1的话就会继续扩散。经济中的“金融乘数”肯定大于1,而且大很多。企业A因周转不灵,不能支付供应商B的货款,企业B本来财务上是健康的,因为A的拖欠而资金紧张,不能还C的钱,雪球越滚越大,形成环环相扣的三角债。

我们国家金融体系的特点是“强干弱枝”,央行放水,大动脉向大企业输送流动性,但中小企业怎么办?现在我们发现,除了少数民营的之外,中小金融机构的行为、业务模式、客户和大银行严重趋同,只会做资产抵押的标准化产品或者很简单的消费贷,中小微企业没有多少资产能抵押,于是就发生融资难。互联网金融本来打开了一个新通道,在去年的监管风暴中一刀全切掉了,无法再发挥毛细血管的作用。

如何救助受疫情影响而陷入困境的企业?许小年认为,财政政策仍有一定空间,通过缩减财政支出而不是提高赤字率来争取财政空间,在货币政策上,比政策宽松更重要的是解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问题。建议此时要适当放松市场准入管制,提高监管效率,恢复或者重建金融体系的“毛细血管”。

为什么近年来中国经济下行?因为工业化的红利吃完了。改革开放之后中国进入工业化阶段,从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需要资本积累,资本积累靠投资,强劲的投资拉动下,中国经济实现了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大约以2008年金融危机为分界,中国经济的增长很快下降到6%~7%,表面看是因为金融危机的外部冲击,实际情况是因为工业化已经完成,资本积累和投资高增长期结束了。

新京报:现在一些企业的资金流问题凸显。如何解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问题?

更麻烦的是,国有银行的低利率把中型金融机构比如城商行的优质客户拉走了,并且挤压了城商行的净息差。为了弥补业务的损失,城商行只好走市场下沉的路,给那些高风险的企业贷款,这就又挤到了更小的金融机构如小贷公司。当大银行的小微贷资产出问题时,再去找毛细血管时发现,中小金融机构可能垮的垮、走的走。

对于经济增速下行不必过于紧张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这只“黑天鹅”的经济效应正在显现。在当前形势下,如何看待疫情对宏观经济以及微观层面的企业的影响?宏观经济政策如何应对?如何救助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微企业?新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

从中长期来看,疫情不会像有些自媒体说的那样“给中国经济带来毁灭性打击”。现在民间官方齐心协力防控疫情,参考SARS的前例,新冠肺炎最多影响中国经济两三个季度,不会改变中长期的趋势,经济中长期的发展主要是由内在的基本面决定的。

许小年:恢复或者重建为小微企业融资的“毛细血管”,此时要放松管制。只要没有违反市场规则,企业都可以做。不能以有序竞争为由,这也管那也管,把企业和行业管死了。

今年66岁的纳德卡尼(Nalini Nadkarni)双亲是印度与犹太裔,她是犹他州大学的森林生态学家,也是研究哥斯达黎加雨林林冠生态的先驱者,并被《国家地理》封为“林冠女王”。

新京报:如何救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微民企?财政政策还有空间吗?

纳德卡尼手里拿着一个根据她的形象而设计的芭比娃娃。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事实上,早在十几年前,纳德卡尼就向美泰儿公司提议过“科学家娃娃”的点子,却石沉大海,如今可说是梦想成真了。

许小年:从中长期看,中国经济告别高速增长,在很长时间内会在中低位运行。

许小年:经济下行的短期压力确实比较大,除了政策性应急,中长期结构性改革的任务比以前更加紧迫,企业的转型也更加紧迫。

说政府不关心中小企业融资是不公平的,问题是关心的方法出现了偏差,让主动脉去干毛细血管的活儿。国有大银行现在以非常低的利率,比如5%甚至更低给中小企业放贷。金融最基本的规律是收益和风险相匹配,中小企业的风险高,需要两位数的利率覆盖风险,否则没有办法核销坏账,也就不能持续经营。

对于身穿靴子、挂着望远镜的“科学家系列芭比娃娃”的问世,纳德卡尼说:“这是对女性在科学、数学和科技界的肯定,并能激起孩子们欣赏科学的火花,即使未来他们不进入科学领域。”

后来,纳德卡尼在在线拍卖网站eBay公司和二手旧货店家搜集材料,得到裁缝师的义务协助,把现成的芭比娃娃打造成为保护森林的形象大使,接着,她自行成立网站贩卖“树梢芭比”系列,此举于2003年登上《纽约时报》。多年来,纳德卡尼独立创作的“树梢芭比”售出400多个娃娃。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广西纪检监察网12月30日通报了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其中排名第一的就是“来宾市合山市委副书记、合山市人民政府市长潘振学违规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问题”。

疫情给经济带来的间接影响不亚于直接的冲击。为了防控疫情的蔓延,必须实行严格的隔离,这会导致企业周转速度放慢,特别是中小微民营企业的资金链紧张。一些中小微民企的处境恐怕会变得艰难,有可能出现较大面积的中小微企业关门歇业,而中小微企业事关城镇百分之七八十的就业,不能掉以轻心。

比宽松更重要的是要解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问题

建议为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减免或者缓征税费。在2003年“非典”时,政府曾经采取了一系列减税降费的政策,帮助企业渡难关。比如当年5至9月,民航客运、旅游业免征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地方对饮食业、旅店业减征、免征或缓征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对出租汽车司机免征个人所得税或降低征收定额等。那一年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减免部分政府性基金,涉及多个行业。北京市还免征经营蔬菜的个体工商户的税收。

新京报:疫情冲击下,一个共识是货币政策保持宽松,你怎么看?

许小年:货币政策应该也可以宽松,但更重要的是解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问题。央行已决定2月3日向市场投放1.2万亿的流动性,这无疑会缓解因经济活动放缓而造成的资金紧张,支撑市场信心。但大水能不能流到中小企业的田里是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有这个担忧?金融系统像人体一样,央行相当于心脏,大型国有为主的银行、保险公司相当于主动脉,中小金融机构是毛细血管。

为助贷业务正名。助贷平台相当于大银行和小微企业之间的二级承包商,这种业务信息成本低、效率高,可以有效地帮助大银行给小微企业放贷,起到毛细血管的作用。

许小年:我不赞同提高财政赤字率,因为赤字政策有很强的路径依赖,政府债务一旦上去就下不来,长期积累会有债务危机的风险。在财政扩张上需要慎重考虑,相对于提高赤字率,更有效的办法是缩减政府其他开支。

通报介绍:2018年9月12日,潘振学到南宁市参加中国-东盟博览会。当日23时许活动结束后,潘振学到娱乐会所参加宴请活动,并接受有偿异性陪侍,此次宴请消费共计12856元,由管理服务对象支付。2019年8月,潘振学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许小年认为,疫情最多影响中国经济两三个季度,不会改变整个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趋势。当然,疫情会使得中长期结构性改革的推进比以前更加紧迫,对企业转型的要求也更加紧迫了。

新京报:疫情可能对今年全年GDP影响多大?

从中长期看,我对中国经济还是有信心的。第一,经济形势越差,改革的希望越大,改革的力度也越大,很多改革都是被逼出来的。第二,从微观层面看,中国的民营企业生命力极强。在经济形势的倒逼下,很多民营企业确实都在想办法转型和创新,越来越多的企业谈论研发、数字化、互联网,创新的企业越来越多,这些现象令人鼓舞。

许小年:说实话,讨论疫情对GDP的影响没有太大的意义,那就是一个数字,我不怎么关心,真正应该关心的是众多中小微民营企业能不能挺过去。

芭比娃娃的生产商美泰儿公司2019年与《国家地理》合作,推出新系列的科学家芭比,这是继1965年航天员芭比系列,再一起用玩偶反应女性在科学领域的职场角色。其中,纳德卡尼获邀扮演重要的角色。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受访者供图

“我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还是很有信心的。讨论疫情对GDP的影响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不怎么关心这些数字,真正应该关心的是众多中小微民营企业能不能挺过去。”许小年说。

从短期来看,疫情对服务业的冲击非常大。现在第三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远高于2003年的比重,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要超过2003年SARS的冲击。

新冠肺炎最多影响中国经济两三个季度

除了研究与教学,纳德卡尼找寻新的方法让人们对自然科学有兴趣,包括到监狱进行科普知识的演讲,以及把大自然的图腾注入流行服饰中。

广西来宾市人大官网10月24日发布《来宾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四届第十五号)》,其中提到两例因违纪辞去市人大代表职务消息。其中,由合山市选出的来宾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潘振学(瑶族)因违纪,请求辞去代表职务,合山市人大常委会已接受其辞去代表职务的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的规定,其代表资格终止。

疫情使中长期改革、企业转型更加紧迫

公开资料显示,潘振学,男,瑶族,1967年1月生,广西都安人,199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7月参加工作,广西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潘振学此前长期在河池市工作,曾任河池市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2015年1月调任合山市委副书记、市长。

许小年:从表面看,除了中央政府,财政的余力不大,有些地方财政已经相当困难,甚至为发工资而发愁。有人说这是因为去年减税造成财政的紧张,其实减税而没有相应减少政府开支才是真正的原因。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来宾市人大官网10月24日还发布了一则《来宾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接受潘振学辞去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请求的决定》:2019年10月24日来宾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通过,来宾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决定:接受潘振学辞去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请求。

新京报:疫情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多大的影响?

新京报: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缩减政府其他开支而不是提高赤字率来救中小企业

新京报:为防范疫情冲击要扩大财政支出,很多人建议财政赤字率可以提高到3%,你怎么看?

许小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可分为短期的和长期的、直接的和间接的。

具体到当下的问题,建议定向给中小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对于不能进入银行间市场的机构如村镇银行、小贷公司、保理、租赁公司,拓宽它们的融资渠道,提高杠杆率上限。政府可以考虑补贴小微贷款的保险费,但最好不要贴息,以避免扰乱市场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