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9月, 2020
疫情下武汉七千多名血透患者的“生命线”这样被守护

疫情下武汉七千多名血透患者的“生命线”这样被守护

“如果不透析,存活率为零”疫情下 武汉七千多名血透患者的“生命线”这样被守护

在武汉,有七千多名尿毒症患者,新冠疫情发生前,他们在65家透析中心接受定期透析。

回到家后,王珍爱的儿子把母亲的病情上报给了社区。“父亲曾因直肠癌做过手术,前年还因高血压中风,如果也感染上新型病毒,怎么办呀?”看到两位年迈的老人,王珍爱的儿子忧心忡忡。

1月26日,家住江岸区云林街的65岁王珍爱老人,因为感觉浑身无力,就去社区医院量了体温,做了血常规检查。虽然检查正常,但是身体还是不舒服,第二天老人还是和家人一起,戴着厚厚的口罩,去湖北省新华医院做了CT检查,结果发现双肺散在磨玻璃样感染灶。医生开了药后,让她回家自我隔离。

熊飞也是武汉市第一医院肾内科主任、透析中心负责人,武汉市第一医院的肾内科血液净化中心作为中部地区最大的血透中心,日常有600多位血透病人和400多位腹透病人。

在东西湖区径河街隔离点共有50个房间,其中隔离点配有2名医生、2名护士、1名疾控人员和14名来自区内单位、街道社区的防护人员及3名志愿者。径河街隔离点共有三层,一层为医护人员居住区,二、三层是隔离人员居住区。为了保暖,每间隔离房都设有空调,且都是单体空调。为了避免交叉感染,隔离人员被送入隔离点时,有专门的通道进入房间,与医护人员的进出通道分开。径河隔离点以中老年人居多。这里每天都有对口支援的安徽医疗团队专家组到该隔离点上门问诊、测量体温,为隔离人员进行病情分析诊断,并按病症的轻重缓急给出治疗建议。如果隔离人员有紧急需要,可以去每一层楼梯门口向医护人员求助。

这就需要区分出四类人群分别展开工作。汉阳区连夜部署:全区压实责任,所有街道“对标对表”,“确诊患者、疑似患者、发热患者、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一定要精准细致,分类针对性工作”。

新冠要治疗 透析不能停 怎么办?

2月3日一大早,东龙社区根据市、区两级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统一指令,在对社区四类人员进行筛查时,发现江先生属于密切接触者,便告知武昌区对密切接触者设置了集中隔离点,可以安排江先生前往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江先生欣然同意。

隔离点工作人员为疑似病人送来食物

特殊时期的透析 医生和患者面临更严苛考验

在隔离点,每个隔离房间均为单独的酒店标准间改造而成,房间内摆放了两张床,由密切接触者单独使用。房间有窗户、窗帘、独立卫生间、电视机、电话机和桌椅板凳,提供了电视信号、无线WIFI覆盖、对外电话线路等,密切接触者只需携带必需的衣物即可入住。

为避免交叉感染,洪山区疑似患者隔离点、密切接触者隔离点采用单人单间、分层隔离的方法,对隔离住所、使用物品、生活污水等进行彻底消毒,并对隔离者提供医疗服务、一日三餐。

随着疫情的迅速发展,两家拥有传染病透析室的定点医院明显不够。熊飞再次向上级部门提交报告和请示,希望增加为透析患者服务的定点医院。

一天布置16个集中隔离点

东西湖区径河街隔离点安置了45个疑似患者,吴家山隔离点安置120名疑似患者。

接下来的两天,王珍爱老人把自己关在房里,常常自责,生怕传染给了家人。家人送进来的饭菜,她也没心情吃。1月30日中午,王珍爱的儿子接到社区通知,根据江岸区安排,可以去酒店集中隔离。

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10号通告2月2日下午发布。2日晚,汉阳区指挥部连夜调度,11条街道全体行动,截至2月3日下午5时,按照分类隔离的要求,已组织区委党校、2家民营医院、13家酒店共16个区街两级隔离点。目前,正在按照隔离点硬件设置、医护人员配备、隔离人员分类等要求细化落实。

熊飞是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对全市血液透析诊疗活动进行全面的质量控制。疫情发生以来,一些医院关停透析室。到哪里进行透析,成为尿毒症患者关注的问题。

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主任 熊飞:我们有几点标准,第一个,看这个病人是否有密切接触史,家里有人感染或者确诊吗?第二个就是病人有发热或者咳嗽或乏力的症状吗?有的病人其实自己咳嗽,但是他来了以后拼命忍着不咳。还有一些病人明明家里有人已经确诊,他也不说。我们护士就跟他聊天,昨天上哪去了?在家吃什么东西了?有的病人一聊天就忘了,说我老公不在,我昨天没吃什么东西,你老公在哪里?在金银潭医院。她这一说我们护士就知道了。按照指南,我们如果确定他是疑似或者确诊,我们就把他送到定点医院去了。还有我们叫达不到疑似的标准,我们认为是可疑的。我们就把他安排到另外一个时间段再给他透析,我既要保证你的透析治疗,同时我们也要保护其他病人的安全。

随着疫情发展,一批医院被征用为治疗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有的医院关停透析室,暂停提供透析治疗。这些透析患者大多患有基础病症、免疫力相对低下,是新冠肺炎的易感和高危人群。他们到哪里去透析才安全?

工作人员介绍,为做好密切接触者的服务和照料,该隔离观察点配备了3医3护等共计18名工作人员驻守现场,提供24小时隔离观察、生活服务、心理疏导、安全管理等服务内容。隔离观察期间,密切接触者不能离开房间,每日三餐由观察点工作人员集中配送。如需从家里拿东西,可由家属或社区工作人员拿来,交由工作人员统一接收后,转交本人。

尽快设置集中隔离点,收入相关人员,对全市各区的基层条件、人力、管理是个挑战。

在吴家山隔离点,隔离人员的后勤保障由吴家山街的工作人员与酒店工作人员提供,医护人员对消毒、体温测量等方面进行指导,公共区域的消毒则由第三方机构进行,“一般一天要进行8次消毒,每次由4名工作人员进行,全程15分钟。”

此外,隔离点实行医护人员24小时3班倒制度,张家湾街烽胜路卫生服务中心提供医护人员,保证每班拥有1名医生、2名护士在岗。为解决疑似患者一日三餐,餐食由张家湾街统一配送。李顺虎介绍,自1月30日开放以来,该隔离点已有15名疑似患者确诊,转送至武汉六七二医院;已有10名疑似患者两次核酸检测均呈阴性,已居家继续隔离。

老人发热送集中隔离医治后病情好转

王珍爱老人说,住进酒店集中隔离后,每天早上8时、中午12时和晚上6时,工作人员会把可口的饭菜送到房间,每天上午和下午,会有医护人员前来测量体温,观察病情,督促服药,工作人员一天对房间消毒两次。“病情转重的隔离者,会有救护车送去医院,也不用担心住不上院了。”王珍爱老人说,她的病情在住进集中隔离点后,慢慢有些好转。

24小时3班倒,下水道灌药消毒

随着检测结果出来,结果呈阳性的确诊患者会被转入定点医院治疗;结果呈阴性的患者,也不能回家,将分流到长康医院和11个街级隔离点,做二次核酸检测后再考虑如何分流或是隔离。

尽力比照正式病区管理

汉阳区征用区委党校、民营医院和酒店

“这集中隔离,不像‘坐牢’一样?”王珍爱的老伴开始还有些怨言。“我住的江景房,一人一间,空调、电视、卫生间一应俱全,还有WIFI,条件比家里还要好。”当天晚上王珍爱给家人打来电话介绍了住宿条件,并发回来照片。看到王珍爱老人的居住条件后,老伴心中释然了。

2月3日,江岸区江边一家集中隔离点。王珍爱老人晚餐是鱼块、青椒肉丝、扣肉、排骨汤、鸡汤,中午也是三菜两汤,还有她爱吃的蒸鸡蛋。

按照“四集中”的要求:对确诊的患者实行集中收治;对疑似的患者实行集中隔离;对无法明确排除可能的发热患者实行集中隔离观察;对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实行集中隔离观察。

为透析病人再建议 定点医院增至13家

目前,洪山区设有集中5个疑似患者隔离点、1个密切接触者隔离点,分布在白沙洲、南湖、和平、卓刀泉等片区,共有433张床位,目前使用301张,空余床位132张。

而当时,更为紧迫的情况也已出现,在这些透析患者中,已经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新冠要治疗,透析又不能停。如果让这些患者和其他患者在一起透析,在透析中心极有可能发生感染暴发。

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主任 熊飞:透析患者如果不透析,那是生命的终结,他们中流行这样一句话:“如果我感染新冠,我存活率有百分之九十几,但如果不透析,我们存活率是零。”所以当时我们也是面临很大压力,接收感染新冠的透析患者我会犯错误,不接收他们,他们会面临死亡。怎么办?我们就想到了一个自身解决问题的方法,在自己医院发热门诊单独给感染新冠肺炎的透析患者找一个治疗室,把透析机推过去放在他的床边,给他做透析治疗。

如何在透析中心,区分新冠肺炎感染者、疑似感染者以及未感染者,并且确保不因透析而发生疫情的传播,成为医护人员最棘手的问题。

采写:长江日报记者肖娟 史凤玲 龙京 唐智峰 毛茵 罗兰 通讯员刘晶晶 魏笑琛 曾建 段群 昌宣 张宾 杜微波 胡兰

每日三餐由工作人员集中配送

1月29日,汉阳区征用区委党校、龙阳医院和一家酒店,让区内一些等待核酸检测结果的疑似患者集中隔离。截至2月3日,三个区级隔离点共收入隔离了243位疑似患者,集中接受核酸检测。

在观察点警戒线外下车后,社区人员与观察点工作人员进行了现场初步对接,告知了江先生的前期情况和目前身体状况。对江先生进行体温检查后,工作人员将江先生带至隔离观察点地下停车场,由专用电梯进入观察点隔离区的专用房间进行隔离休息。

东西湖区一家集中隔离点,医护人员为疑似病人诊断

这个集中隔离观察点是武昌区小东门的一家酒店改造成的,也是该区14个集中隔离观察点之一。该处观察点共7层,可安置70名密切接触者。观察点设置了隔离区、半污染区、缓冲区和清洁区四个区域。

2月2日下午,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10号通告。要求在前期定点隔离和居家隔离基础上,对全市经发热门诊诊断有肺炎症状的发热病人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的密切接触者,由各区安排车辆分别送至区集中隔离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治疗或采取其他预防措施。集中隔离是切断传染源、落实内防扩散的重要举措。这是一场不得不打、不能不赢的攻坚战。2月3日,长江日报记者探访集中隔离的推进状况。

密切接触者24小时隔离观察

目前武昌区已经在各街道共建立了14个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点,正在有序接收密切接触者。

1月24日,汉阳区征用了远在西部的一家酒店,作为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的集中隔离点,已累计收入81人,转出有症状人员2人,解除隔离观察4人,75人正在接受隔离观察。

摄影:长江日报记者陈卓

市疾控中心健康教育所所长李俊林说,集中隔离对自己和家人好处最大,最大程度避免将疾病传染给家人。而对于有些没有照看能力的家庭,还可以减轻家人的照料负担。

江先生此前密切接触的一位亲属最近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他便在家里自行隔离观察,身体并未出现不适症状,但还是怕影响家里其他人的健康,一直忐忑不安。

经过48小时的紧张操作,2月3日,改建后的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的透析室正式接收患者。后来,这里成为专门收治肾脏病合并新冠肺炎患者最多的病区。

现在,街里设置隔离点,有严格的隔离要求,更需要医护人员和医疗设施加快到位,需要加快患者确诊及确诊后的收治,“隔离点只能作为缓冲带,群众最大的呼声是尽快就医”。截至记者发稿,汉阳区11条街道隔离点,除两处酒店因硬件设施还要改善外,已经投用了9处。

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主任 熊飞:关了我们啥事没有,不关我们满负荷,而且事情会更多。对我们来说,我们既要收治感染的病人,又要治疗这些没有感染的。如果分散出去几乎没有一个医院或者几个医院能够容纳我们这么大量的病人分流,所以我们做了很多预案。从另一个角度说,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任何一个血透大夫都有责任维护我们透析病人的安全。

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主任 熊飞:这些名单在这,我们天天都在着急,但光着急也解决不了问题。疫情发生得太快,感染的病人出现得太多,我们从几个方面做。第一个,跟病人说你自己要想办法克服,之前隔一天透析,现在你可能需要隔两天或者隔三天才能透析,你自己要控制饮水和饮食量。第二个,跟病人说在家里尽量让自己多出一点汗,透析的病人很多都没有小便,让他多出汗。

2月3日上午11:00,家住武昌区粮道街东龙社区某小区的江先生,在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乘坐社区指定车辆,到达位于小东门的武昌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密切接触者集中医学隔离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

武汉市血透质控中心有全市所有需要透析的新冠肺炎感染者的名单和病情,根据每名患者的紧急程度,协调医院通知个人前来透析。

3月12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举行新闻发布会,计划分期分批把全市50多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向医疗资源丰富的10家定点医院集中,腾出医院恢复原有的医疗体系和医疗秩序,逐步满足广大市民的就医需求。包括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市参与透析工作的16家医院也正在陆续恢复正常。

闻知此讯,仿佛阳光驱散了笼罩在一家人头上的乌云。当天晚上7时30分,在社区干部和专门接送集中隔离的警车接送下,王珍爱老人带着医保卡、身份证、拍的CT片子和生活用品,晚上8时住进了江边的如家酒店,一个人一间大床房。

2月11日,武汉市第一医院被征用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收治医院。这就意味着,医院所有的门诊、急诊和住院部都要关停,但是,如何处置在这里做透析的患者,成了第一时间要考虑的问题。

其实早在10号令发出前,汉阳区就已经意识到要对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分类隔离,已经做出了一定的行动。

一家集中隔离点,工作人员24小时轮流值班

武汉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中心主任 熊飞:这些病人诉求很简单,能有地方透析。但随着疫情发展,对我们医生的压力和考验越来越大。让你在非感染区透析会导致其他感染,这就违反了我的底线原则。不让你透析,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所以我们当时压力很大。我就把病人的数据提交给上级部门,告诉他有多少病人如果不透析,超过多长时间可能会面临着死亡,领导也重视这个问题。

工作人员每天为疑似病人房间严格消毒

非常时期 不能放弃一个 也不能“放过”一个

以地处洪山区张家湾街某酒店隔离点为例,该隔离点为疑似患者隔离点,拥有93张床位,其中使用88张,空余5张。该隔离点联络人李顺虎介绍,为斩断病毒传染渠道,该集中隔离点尽力比照正式病区:实行分层管理,对隔离者门禁卡分别授权,以防止互相串门。每日隔离点由洪山区张家湾街等3家单位消毒4次,由洪山区环保局对下水道实行灌药消毒处理,由洪山区城管委清理医护垃圾。

后来,武汉市卫健委一共指定了中心城区八家、远城区五家,一共十三家医院用来解决所有疑似和感染病人的透析。

情况越来越紧急,1月25日,熊飞起草了一份给武汉卫健委的请示,建议上级部门尽快指定定点收治发热或疑似透析病人的医院。三天后,也就是1月28日,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下发《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特殊病人医疗保障工作的通知》,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成为最早指定的两家医院之一。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改造成一个拥有20台透析机以上的传染病透析室,同时,将五十多台透析机搬到另一栋楼的清洁区域,为三百多名非新冠肺炎患者提供透析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