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10月, 2020
那些封在城内的非新冠肺炎患者还有多少等待救治

那些封在城内的非新冠肺炎患者还有多少等待救治

疫情正在退潮,另一些困难却越来越明显地浮现出来——至少陈星旭感觉是这样的。

他是武汉520志愿者团队的发起人。从疫情暴发的初期,这个团队就致力于帮助新冠肺炎患者尽快入院并提供心理援助。为了搜集核实源源不断的求助信息,团队核心的志愿者有800多个。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曾对媒体估算,正常情况下,他所在的医院一年接待急诊患者12万人,其中有10%-20%是需要抢救的患者。但疫情期间的抢救量大概是正常状态的1/3,其中还包括新冠肺炎引起的急救。

对于在湖北武汉疫情防控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而言,书写病历、交流沟通等这些再平常不过的工作,因为防护服、护目镜、防护手套的隔离,变得异常艰难。但虽处特殊时期,工作质量不能打折扣,他们不断摸索更便捷、准确、高效的工作方式。

全省125例确诊病例中,沈阳市28例、大连市19例、鞍山市4例、本溪市3例、丹东市11例、锦州市12例、营口市1例、阜新市8例、辽阳市3例、铁岭市7例、朝阳市6例、盘锦市11例、葫芦岛市12例。

作者 范丽芳 朱俊琳

“互联网+微课堂”是当前普及公众健康知识,提高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有效手段之一。在新媒体时代,资讯的传播速度和传播的针对性,已经超越了以往的任何一个时期,而在此背景下,如何运用其特点,推进市民健康自我管理成为卫生健康管理部门面对的一大课题。

但是,当疫情还未彻底退却时,其他危重症患者面临的情况依旧复杂。

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774人,已解除医学观察2718人,现有56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我是山西省汾阳医院心血管内科CCU的护士王淑娟,来武汉已经20多天。在这里听的最多、说的最多的,是感谢。

王淑娟:听的最多、说的最多是“感谢” 汾阳医院供图

医护人员加班写病历。汾阳医院供图

这还只是陈星旭参与帮助的其中一个患者。一位39岁的新冠肺炎患者,本身患有尿毒症。家属发来求助时,他已经在家里待了20多天了,透析也被迫中断了20多天,人已经昏迷,动脉血的血氧饱和度只有50%左右,“基本处于半窒息的状态”。在帮助患者联系医院的过程中,陈星旭收到了患者离世的消息。

李全喜表示,今年祭扫服务接待日从3月21日至4月12日,总计23天。预计祭扫服务高峰日为3月28、29日,4月4、5、6日,共5天。为减少人员流动和聚集,避免交叉感染,北京市各殡葬服务机构也将暂停组织集体公祭、骨灰海撒等群体性活动。

我为她量了体温和血氧饱和度,一切都平稳。我就跟她谈了谈心,才知道她家里有事。了解情况后,我发挥护理上的人文关怀心理护理,聊了一会儿,阿姨脸上凝重的神情慢慢消退,不停跟我说“谢谢”。

大家如获至宝,希望呼吸操能成为引领方舱医院患者的一项科学运动,成为继八段锦、新疆舞、广场舞之后,又一项提高患者免疫力的健康运动。

闵行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程佳告诉记者,在首期“家庭医生微课堂”拍摄完成后,闵行区卫健委及卫校及时收集了部分社区居民和家庭医生的调研反馈情况,对第二期“家庭医生微课堂”内容作了进一步优化和完善,不断增强社区居民的服务体验和感受度,进一步提升家庭医生服务影响力。

山西汾阳医院医生郑丽琴是山西支援湖北医疗队员,她所在的江汉方舱医院患者较多,工作量大,写病历成为一项庞大的工程。她记录了病历书写的改进过程:

这些来之不易的特别病历,将成为一种历史的见证。

据了解,第二期“家庭医生微课堂”发布于2019年12月,共15集,内容分为中、西医两部分,包括《中医科普走罐》《降糖药怎么吃?》《消炎药和抗生素的那些事》《健康养生茶》等社区居民关心的健康知识。

他记得,一位湖北天门的患者因发烧进了医院,之后多次核酸检测呈阴性,医院要求转到武汉的相关医院做白血病救治,先是各大医院没有床位,联系好医院后,又卡在了通行证上。

另一个民间的志愿者组织武心援团队,每隔几天会整理出一份经核实的非新冠肺炎患者求助名单。除了求住院的、求转院的,还有人求协调车辆、求救助的,以及求出城的。

继广场舞、八段锦、太极拳后,山西支援湖北医疗队员、汾阳医院的张孝武为当地患者带去了呼吸操:

中新网吕梁3月4日电 题:书写病历、交流沟通 武汉方舱医院这样完成

武汉市卫健委陆续公布了非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医院名单之后,陈星旭观察到一丝转机——武汉的一些定点医院,将新冠肺炎的病人送往分院,不少援鄂医疗队开始待命,一直紧缺的医疗资源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与那位脑溢血的病人一样,陈星旭了解到,不少病人虽被医院收治,但由于当下的医疗资源难以满足需要,他们都卡在了转院的环节。

那时,这样的求助“解决了第一个,就来了十个二十个。解决了十个二十个,又来了一百个两百个。” 如今,这样的求助信息越来越少。3月16日0-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只有武汉市1例,其他16个市州均为0例;截至3月14日16时,武汉无疫情小区累计数量4871个,占比68.6%。与此同时,在微博上新冠肺炎救治相关的话题下,一些非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求助信息开始连片涌来。

我把这个问题告知后方的汾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王颖,她立即组织科室人员拍摄呼吸操教学视频,仅三天就完成制作,将视频传来。

随着封城时间越来越长,这些非新冠肺炎患者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还有多少非新冠肺炎危重患者在等待救治,陈星旭说不出答案。

陈星旭还收到过一个求助,15岁的男孩疑似白血病,“只要不输血人就是晕的”。但是他就诊的医院成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定点医院,他只能出院。

后来,陈星旭联合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成员,湖北、安徽和江苏的政府部门及媒体,将晏辰刚送上前往南京的车。3月4日,这名患儿终于做上了手术。

权威知识让家庭医生受益 社区居民点赞

2月15号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去值班,挨个去病床了解情况。当我走到一位阿姨床旁时,她突然坐起来说:“我胸口有点不舒服,下楼打水回来走几步也气短。”

一位患者曾找到陈星旭,说自己因肺癌前往医院,可医生一看片子就表示,请先去做核酸检测,或去定点医院,“我们这没法收”。

当时,晏义威唯一联系到的能做手术的医院在南京。但是离汉的车辆要通行证,接收的医院还要向当地防疫指挥部报批。而且,所有随行人员都要有结果显示阴性的核酸检测报告。晏义威给不出这些证明,当时,不发烧就没有机会获取核酸检测的名额。

2019年1月,上海市闵行区卫健委携手闵行卫校启动了“家庭医生微课堂”项目,用短视频的方式推动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服务融合,让“互联网+微课堂”提高家庭医生服务体系整体效能,给居民提供主动、连续、综合、个性化的健康知识,不断在“医防融合”工作中进行积极探索,为辖区内250余万居民织起一张触手可及的“健康网”。

武汉的天说变就变,凌晨三点多下起雨,同事们都没有拿伞,下班后一路小跑,不知谁哼着小曲,“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大家能有这种心态,很可贵,好的心态一定会伴随我们打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完)

教学视频助方舱医院患者康复

疫情发生初期,陈星旭就曾见过非新冠肺炎患者的无奈——他曾帮助过一个被诊断为皮罗综合征的婴儿晏辰刚。晏辰刚在武汉“封城”前一天出生,出生后不久就被诊断患有这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

其中,一位湖北省鄂州市68岁的肺癌患者,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已达到了出院标准,可陪同的3位家属因封城而滞留,难以负担医疗与生活费用,且因患有糖尿病,在医院期间,吃饭是摆在眼前的问题,他希望能尽快出城,返回家乡。

“胰岛素应该怎么注射?反复利用同一个针头注射有哪些危害?正确的注射部位都有哪些?”在第二期“家庭医生微课堂”的《胰岛素注射知识》这集视频中,家庭医生用细致耐心的讲解、生动专业的操作,把枯燥的医学知识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教会了大家,使糖尿病患者在家自己动手注射胰岛素变得安全、简单、放心了。“我老伴也有糖尿病,他注射胰岛素经常一个针头用好几次,这个视频我必须要给他看看。”社区居民王阿姨说。

若没做核酸检测,并非新冠肺炎,医院也不能收治。但问题是,免费的核酸检测也有程序,需有发烧症状,被认定疑似,走社区上报等流程;目前,付费的检测渠道开放,但等待的时间相对较长。

前段时间我组织患者做呼吸操,大家纷纷询问具体方法及要领,虽有文字版,但晦涩难懂,大家希望获得视频教学。

感谢这些坚强后盾,使我们这些前线工作者更有信心战胜疫情。

“家庭医生微课堂”生动有趣的形式、新颖便捷的模式、专业权威的知识,让居民和医生双向受益。古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刘玮告诉记者,网络上传播的健康科普知识鱼龙混杂,老百姓很难找到真正权威、准确的信息。此外,家庭医生进社区宣讲需要很多生动、专业、智能、便捷的健康知识。“‘家庭医生微课堂’不仅满足了社区居民对健康知识的需求,也有助于提升家庭医生自身技能,更好地开展工作,服务社区居民。”

据悉,“家庭医生微课堂”目前已有25集,该项目计划3年内完成100集微课堂短视频的拍摄。(记者 丁秀伟  朱丽叶)

听到最多说的是“感谢”

升级为电子病历后,我们要轮值查房班和电脑班。我除了进舱工作,其余时间就去帮忙录病历,有时当天出舱患者猛增,就加班加点,晚餐后继续工作,直到完成当天工作。

2月16日,武汉市卫健委陆续公布了非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医院名单。之后,2月21日,武汉市防疫指挥部增设“非新冠肺炎医疗救治组”。相关的医护力量和医疗资源统筹还在不断加强,3月16日起,武汉市卫健委每日公布非新冠定点医院医疗资源恢复进度情况,动态展示非新冠定点医院名单、各医院门、急诊和住院科室开设情况。

在这个特殊时刻,患者远离家人,独自在医院,除了药物治疗,更需要温暖与关爱。我把爱心人士分给自己的物资发给患者,他们一个劲儿道谢,怪自己给我们添了麻烦。

医院的说法是:“我们也没办法,先回家养着,等疫情缓解了再想办法。”第二天,陈星旭找来志愿者的车,保证男孩先回了家。之后,再打电话给医院,对方急了,“如果不出院,新冠肺炎患者进来,又有新的感染怎么办?”

陈星旭也蒙了,他明白这个道理,却使不上力。这个志愿者团队从疫情暴发起就开始帮助新冠肺炎患者找床位,运转得颇为成熟,但是在那个时候,陈星旭觉得“束手无策”。

涉及异地转院,更是难上加难。迫于病情,湖北省内的一些危重症患者为寻求更好的治疗条件,要集中到省会武汉。“武汉变成他们唯一救助的渠道了。”可这需要武汉的医院接收,还需要办理相关的通行证。

经讨论,病历升级为电子形式,我们总结患者基本症状和体征,制成表格,查房时只需勾出选项即可,特殊情况另外写明。一边查房,一边填表,然后拍照发给舱外的人。

几经协调后,他们面临的新问题是当地的医院突然不放人了——因为是发烧入院,他们住在了感染区,即使后期排除了新冠肺炎,当时的条件下,医院表示实在没办法调换病房,最终他们只能留在当地隔离。

这种罕见的疾病的特征是小颌畸形、舌后坠、腭裂及吸气性呼吸道阻塞。晏辰刚的气管只有2.5毫米,几乎是正常宝宝的一半。他已经借助呼吸机维持生命好几天了,可呼吸和进食还有困难。

刚来方舱医院,分配我管理两个病房50多个患者。一开始没经验,全副武装后,查房等就需七个多小时。戴着三副手套,病历只能出舱后手写。但患者多,容易遗忘,且手写病历在查阅病历及化验单时很不方便,不利于交接保存。

目前,在新浪微博上,一个名为#非肺炎患者求助#的话题下,求助信息几乎每日都在更新,截至记者发稿时,阅读量已有1.1亿;另一个#武汉非肺炎危重病人求助#的话题,阅读量也达4688.7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