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12月, 2020
不知你是谁知你为了谁——社区战“疫”志愿者群像

不知你是谁知你为了谁——社区战“疫”志愿者群像

新华社哈尔滨3月4日电(记者强勇)“请先登记、测温。”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兴业社区三街区,28岁的李畅戴着口罩正在卡点维持秩序,这句话他每天都要重复无数遍。

社区是城市防控疫情的第一线,这里每天都活跃着一批批志愿者,李畅正是其中之一。卡点值守、人员登记、秩序维持、消毒杀菌……看似琐碎,却又必需。别看李畅私下里话不多,但眼里有活儿,碰上拎重物的,总是抢着帮送,然后又以最快速度返回卡点。

“我现在就能上岗,有合适的活儿就派给我。”李畅是一家传媒企业的员工,趁疫情期间没复工,他主动找到社区报名参加志愿服务。半个多月来,每天早8点到中午12点半他都在社区忙碌着。由于管得比较严,起初有些人不理解,他一遍遍解释,不厌其烦。“‘防’好了,后续工作才能事半功倍。”他说。

上海新村社区402库家属楼居民岳红说,虽然这些志愿者戴着口罩看不清楚是谁,但正是有了他们,社区居民才能过得更安全、更安心。

2月8日早上6点半,天刚微亮,伴着一阵急促的闹铃声,武汉市江汉区民意街多闻社区书记田霖从办公室的折叠床上迅速起身,快步跑进洗手间洗漱并换上工作服。紧张而又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运送张大爷的救护车刚刚驶离,田霖赶紧跑回社区办公室,让值班员在电子表格上做好实时登记。记者看到,这份表格记录了社区所有“四类人员”情况,包括家庭住址、身体情况、病情发展变化等内容,并按发热程度标注红、黄、蓝、白四种颜色,以便精准掌握发热居民情况。

为了逐渐缓解基层街道社区工作压力,武汉市整合了市直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力量,以基层党支部为单位,化整为零,对口支援,先后组织市直机关党员干部、市属国企干部职工、市属高校教师职工,共计16739名干部职工,下沉到疫情较重的社区,统一编入街道社区工作队,协助开展“四类人员”集中隔离集中收治、全天候全覆盖全员排查、社区防控网格化管理、困难群体关爱帮扶和疫情防控知识宣传等工作,与街道社区干部一同奋战在疫情群防群控第一线。

“现在,土猪肉比较难买,大家收到后肯定很高兴。”开化芹阳办事处城东社区主任姜霞介绍,为保障居家隔离户的基本生活,社区每天都会根据情况,安排志愿者代购代办,并送货到家。收到郑雨三送来的新鲜土猪肉后,社区赶紧通过微信、视频等形式,告知各位居家隔离户,将这份温暖传递到了他们的心坎上。(完)

时下的哈尔滨,夜间最低温度近零下20摄氏度。在通宾社区,一个24小时不打烊的小便利店,成为战“疫”新阵营。“以前都是白天营业。”店主王生说,当他看到工作人员奔忙在寒冷天气里,便找到社区负责人,一是要帮着执勤,二是便利店供值守者无偿使用,夜里取暖、休息,用桌椅、电源等都没问题。

“杀了两头猪,都是自己家里养的土猪。”辗转于各个县城小区的郑雨三说,看到社区里的隔离户出行不方便,每天都是让志愿者帮助代购,就希望能为那些居家隔离户送点他们想吃的东西过去,让他们安心在家。

于庆河说,虽然年纪大了,但还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老两口的儿子、儿媳都是防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老两口也总琢磨着上“前线”帮一把。平时两人参加一些卡点值守,不在卡点时,也会回家给工作人员准备一些热腾腾的饺子、小米粥、红糖水送来。

“手机、座机同时响,每天都在‘连轴转’。”2月9日中午,武汉市江岸区塔子湖街道华汇社区工作人员张莹正在电脑前快速敲击键盘,统计社区重点人群核酸检测情况报送表格。

徐智鹏的儿子“小可乐”现在只有4个多月大,以前每天下班回家他都能抱抱儿子,可现在和家人连面都见不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徐智鹏常常累得倒头就睡,如果下班稍早,就会通过微信视频看看儿子。

疫情发生以来,徐智鹏每天基本上从早上8点就开始工作,组织社区居民测量体温、填写汇报表格,为高龄、独居、行动不便的居民送菜,随时接听居民来电,还要外出为病重者送医、买药,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

“就在半小时前,社区有老两口来电话说,他们测完体温但眼花看不清温度计数字。于是,我们赶紧入户去做记录。”张莹沙哑声音里透着疲惫。

“这次疫情,大家都展现了非凡的韧性和力量。我是一名党员,也是一名退役军人,我有责任冲锋在前,与大家携手共渡难关。”提到心愿,徐智鹏说,自己希望疫情早日结束,让那些奋战在一线的最美“逆行者”平安回家,也期待自己能早日与家人团聚,能再抱一抱我的“小可乐”。

此时,张大爷已经基本处于昏迷状态。他们把老人从三楼背下来并抬上救护车后,额头上渗出了一滴滴汗珠。为了推进“应收尽收”,武汉各街道社区正处于全员紧张工作状态。在多闻社区内,除田霖、邹新民等工作人员外,赵冰等8名社区网格员也主动上岗,在自己负责片区内不分昼夜地协助入户排查、送菜送药。

“小徐呀,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到医院取一下药?”打来这通求助电话的,是社区的一位独居老人。社区副主任徐智鹏放下电话后,迅速披上外套跑出办公室,冒着雨发动起外勤车,迅速驶往医院取药。因为对社区情况谙熟,不用说他也知道这位老人的常用药品。

第二天一大早,郑雨三便将猪肉分拣好,打包完毕后,再用小卡车送到县城各大社区门口,将一袋袋猪肉交给社区工作人员,通过他们及时转交给每一位居家隔离户。

“我们叫它‘分色管理法’。通过电话、微信群、上门等方式全面排查登记,再根据每天上报情况及时修改完善。其中,红色代表发热严重,白色代表已没有发热症状……”话音未落,田霖手机又“嘟嘟”地响了起来,“有时候吃一顿中午饭,都要到微波炉热三次。”

“需要把老伴儿送到医院救治,一会救护车就要到楼下了……”放下电话,田霖和社区安保员邹新民、网格员赵冰赶忙穿上防护服,戴上口罩、护目镜,赶到了社区居民张大爷家。

把取到的药递给老人时,老人忙不迭地说感谢。“那一刻,颇感欣慰。”90后的徐智鹏说,他是2016年从部队退伍后到武汉市江汉区北湖街建设社区工作的。

让张莹等基层社区工作人员感觉欣慰的是,这两天居民对社区工作理解、配合了很多,甚至不少居民主动承担起本楼层“四类人员”情况观察、汇报等任务,“我们相信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应收尽收,是决战疫情的关键一招。近日,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指导督导湖北省、武汉市刻不容缓依法采取果断措施,不折不扣落实“四类人员”分类集中管理措施,真正做到应收尽收、不漏一人。

“频繁地接打电话,手机经常热到发烫,随身还要带两个充电宝;忙到凌晨两三点才睡,期间还熬了四五个通宵。”田霖一边翻看手机通话记录一边对记者说,在筛查过程中,如果遇到居民发热情况,由他们将发热人员送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初诊,并提出隔离建议;需送隔离点隔离的,上报街道协调护送专班负责护送;对于有救治需求的,与上级单位及时联系,根据床位情况安排入院治疗。

送自家土猪肉 周禹龙 摄

崇俭街道党工委书记赵蔷说,崇俭街道人口过万,像三街区这样的老旧小区多,基础条件偏差、人员流动频繁、物业力量不足是通病,落实防控措施难度相对较大。疫情当前,志愿者力量极大缓解了防控人员紧张状况,目前已有约50名志愿者加入到一线,人数还在增加。

“一顿中午饭要到微波炉里热三次”

社区人员和志愿者的付出,大家看在眼里,暖在心里,也把感激和关心化为行动上。和平社区志愿者陶钰萍从大年初一开始坚守至今,一些居民送来口罩,还有人放下几箱牛奶、水果转身就走,连名字都没留。

为了抗击这次疫情,上周开始,他便与其他几位社区工作人员住进了附近酒店。“如果社区里有居民夜里出现突发状况,我们可以在5分钟内赶到现场处理。”

武汉街头(李政葳/摄)

“每天平均接听上百个居民来电”

自家土猪肉 开宣 摄

“希望尽快回家抱抱我的‘小可乐’”

发热患者筛查、指导分类隔离,是街道社区的重点工作。从1月23日开始,田霖和同事们就在办公室搭起折叠床,在社区办公室24小时接听电话,以便及时响应居民求助。

当天,开化县芹阳办事处同丰村村民郑雨三给县城内的110户居家隔离户送来了“新春”礼物——总计360多斤、价值1万余元的新鲜猪肉,每户一袋,一袋3斤多。

为了确保不漏一人,武汉正在全力进行拉网式排查“四类人群”。在做情况跟踪中,不少社区工作人员每天满负荷工作。张莹在个人工作日志上这样写道:每天平均处理130多个社区居民来电,电话联系、看望慰问困难群众和孤寡老人100多次,为居民送医送药160多次,“常常把自己比作‘陀螺’,电话一个挨一个,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他突然想到了是不是与家人商量一下,把自己养的土猪宰了?没想到家人和村里的干部都认为这个爱心很特别,都很支持他的决定。

志愿者群体中不仅有李畅这样的“90后”,还有像于庆河这样的“50后”。70岁的于庆河、69岁的黄玉芹是一对老夫妻,两人的党龄之和超过80年,他们第一时间报名,投身到平房区上海新村社区的疫情防控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