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5月, 2021
新冠疫苗如何加剧了贫富差距

新冠疫苗如何加剧了贫富差距

最近年底,各种盘点和榜单都开始刷屏,人们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各个地市的富豪榜作为地方炫耀政绩的体现被刊登在各大平台首页。

在我看了十几条以后不禁越来越疑惑,2020年大家都不好过,为什么这些富豪们却都越来越有钱了?

就在差不多的时间,比尔盖茨也在《金融时报》上的文章中用到一个词,vaccine fairness,疫苗公平。

放开你的脚步与思绪,走出房间,走进森林氧吧,来这里感受满眼的春色与清新的气息。

如果是个穷人,那新冠死亡率是富人的2倍。

如何去利用这些被丢弃的面包?彼时布思家脑中还未形成什么概念。直至几日后,她与朋友一同去兰桂坊饮酒,无意间目光落在眼前一杯啤酒,这瞬间让她有了灵感,“其实酿制啤酒原材料与面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面包可取代部分原料。”啤酒与面包,两者立刻产生了关联。“有没有可能用回收的面包做啤酒?”

新型冠状病毒它的另一个名字是——“穷人病”。

我想当时我的表情应该可以加入地铁老人手机套图。

我们看一下那个拥有800万人口的纽约。

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就显示:英国贫困地区每十万人中,119.1人死于新冠肺炎,非贫穷地区,每十万人63.5人死于新冠肺炎。换句话解释:

刚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我的表情是:

与此相对的是,美国今年以来,失业率长期维持在10%左右,这是三十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四千多万人对救济金嗷嗷待哺,美国民众真实收入的下降速度,比大萧条以来任何时期都快,而且幅度都更大。

首先,从整体上看,疫情确实让整个世界的财富都缩水了。

而那些新冠病毒没能杀死的人,贫穷和新冠共谋,成为比病毒更可怕的病。

2%的人掌握98%的财富是典型的当铺思维。现在就是要让2%的人掌握120%的财富,剩下的98%的人负债20%……

虽然很多人说,新冠面前人人平等,穷人富人都会得,但得病以后,活下来的概率是不一样的。

在一个社会里,人们可以逃到富人度假区,逃到之前为了对抗“世界末日”建造的地堡里,在那里,有电影院、咖啡厅、保龄球馆,他们成为世外桃源,他们为富人隔绝新冠病毒。

我记起前段时间看到的一句话,现在想来是醍醐灌顶。

自古以来,清源山就以三十六洞天,十八胜景闻名于世,其中尤以老君岩、千手岩、弥陀岩、碧霄岩、瑞象岩、虎乳泉、南台岩、清源洞、赐恩岩等为胜。山中石造像雕艺精湛、年代久远。

布思家特意向记者展示“Responsibly”酒瓶,经过精心设计,“Breer”上下方有两只面包图案,扫描瓶身背面的二维码,可看到该瓶啤酒生产过程,由哪一位志愿者到哪里收集面包,由谁生产,这瓶酒由多少公斤面包所制成等。“喝这支酒的时候,你会知道自己正帮助减少多少公斤的面包浪费,知道自己正如何change the world。”(完)

项目发起人之一的布思家(Anushka Purohit)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访问时笑言,一切想法的起点,都来自吃,可谓无心插柳。

自秦代开发以来,历朝历代文人雅士在山中吟诗作赋,或踏青探春,在清源山留下400余方摩崖石刻的“朋友圈”。

发达国家的人民能享受到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保障。从检测到隔离再到治疗,一站式服务。他们不用拿破布当口罩,拿牛粪当灵药。

我们经常说“疫情面前,人人平等”,但你稍微看看世界就知道,这根本就是放屁。

后来,我去换算了一下⬇️

国家逻辑放到个人身上也一样么?疫情对于穷人和富人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么?

疫情发展到今天,发达国家的新增病例已经开始下降,而发展中国家却在不断攀升,死亡率也普遍比发达国家更高。

套你们经常在我视频下面白嫖的话:我,资本家,要赚钱,希望你们不要不识抬举。

前段时间,英国的《金融时报》在一篇介绍疫苗的文章里了一个词,vaccine nationalism 翻译过来就是“疫苗民族主义”。

在另一个社会,他们不得不把自己暴露在缺乏保护的环境里,他们支撑着凌晨时城市地铁的不停响动,支撑着从黑夜里货车的不停运输,支撑着每一天洁净如初的马路,他们是外卖员、司机师傅、环保工人,他们支撑着城市的24小时运转。

疫苗的出现,反而可能会更加扩大这个趋势。

富国的穷人失业负债,还能靠政府兜底。穷国的穷人,一场疫情很可能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他们的遭遇很多时候不说出现在新闻头条,甚至不会成为统计数字。

“面包啤酒”项目已在国际创业竞赛“霍特奖”等多项赛事中获奖,及后团队又在科大创业中心帮助下,成立“Breer”公司,公司营运靠的是比赛赢得及科大提供的资金,总数约5万港元。首批2000支面包啤酒已于上月推出市面。

就是要压榨你到最后一毛钱。没钱?借钱也要花。

在印度,疫情导致的经济瘫痪,让人们迫不得已选择借高利贷,背负更高的债务,或者签订卖身契,被雇主剥削,这种形式在人权组织口中成为“印度的现代奴隶制”,新冠造成的经济负担还让持续消退了半个世纪的童婚现象卷土重来。

马斯克为了企业利润,强行违规,开放特斯拉工厂,结果工厂爆发疫情。今天事情没有了下文,马斯克却登上了首富的宝座。

目前除了与几间面包店合作,他们亦成功争取到连锁薄饼店Pizza Hut,每周都会派员到Pizza Hut收集约80公斤面包厨余。“利用Pizza Hut的pizza面团,大约40公斤可以酿制到500升啤酒,而其他一般就要60公斤面包才能酿制到500升。”

穷国会因为经济基础和文化观念导致疫苗的接种难以推广,而富裕的国家和个人早就已经预定了远超自身需求的疫苗数量。

具体到数字,对欧盟来说,因为疫情的损失将占年度GDP的5.6%,约为9830亿美元;英国蒙受的损失约为4.3%,即每年损失约1,450亿美元;美国的年度GDP损失约2.2%,约为4800亿美元。

在孟加拉,妓女们因为无人光顾,在梅毒和饥饿中死去。

有了想法,四人立即着手研究实践。他们为团队命名“Breer”,啤酒则名为“Responsibly”,目的在于冀人们享用时反思环保责任。

出于环保理念制作的啤酒,并不代表口味差,“希望大家不只因为社会意义而购买,更会因为喜欢上啤酒的味道而购买。”初次用面包制作出啤酒味道偏甜,团队又以不同面包进行尝试,调制口味,她形容“面包啤酒”口感不太苦,更带有面包香气。

不仅疫情对不同阶层的人影响不同,而且在新冠期间,贫富差距似乎正变得越来越大。

“目前的曼联,你去了也不能确保夺冠,未来两三年也一样,他们在提高,但奥巴梅扬要是去曼联,那不是雄心,而是为钱。如果是曼城或利物浦就不一样了,你会认为他有雄心,想要拿奖杯。”

总体上看,越富有的国家受影响越小,因为他们有完善的医疗条件,充足的财政资金来兜底,反之同理,越贫穷的国家受影响越大。

疫情将这里分割和折叠成了两个社会。

新冠疫苗的出现可以终止这场不公平的挑战么?

新颖的理念和颇具社会价值的行动吸引超过50名学生义工负责收集面包。团队特意设计了一个即时通讯平台“Bread Runner”,连结义工与面包店。布思家希望未来可以在该应用程式中加入电子商贸功能,售卖“面包啤酒”。

其时四人为参加社会创新比赛“Enactus香港地区赛”聚首,比赛主题是“social innovation”。“我们就想,什么才是对世界好的事情,生活里有什么问题我们想解决,或者有什么不方便想改变。”苦思无果,空空肚皮率先投降,深夜时间附近只有一间面包店还在营业。买完面包,看到店员把剩余的面包都拿去扔掉了。

而且我发现国外也差不多,美国政策研究所的报告就显示,在3月到9月中旬,全美634名亿万富翁的财富上涨了8459亿美元,涨幅29%。

据纽约市政府4月6日公布的数据,纽约穷人死亡率远远高于中产和富人,前者是后者的两倍。

贫富差距因为疫情,看起来似乎变得更大了,而且可能随着新冠疫苗的到来,变得更大。

清源山茂林蔽日,山道形式丰富,曲径通幽,颇具禅意。

政府为了刺激消费,甚至还会发钱给你花。

发达地区尚且如此,发展中国家就更不用说了,印度憋着劲努力赶了30年,GDP好不容易赶英超法,成为了第五名,今年又因为疫情,被英法陆续超过,跌回了第七。

这两个词都不约而同的指向全球疫苗的分发问题。

有传闻称奥巴梅扬今夏会离开枪手,曼联国米巴萨等队都被提及。对此,默森说:“如果他去曼联,你不能说他有雄心,他去那里只能是为钱,因为他快31岁了,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转会。”

9月的时候,因为疫情,日内瓦引进了一项最低工资标准,每个月工资调到最低4000瑞士法郎。

发达国家没法幸免,发展中国家也会遭殃,特朗普会感染,印度贫民窟的百姓也会感染,病毒面前,看起来是人人平等的,但真的是这样么?

如果这个结论成立,背后的原因是啥?

这本质上是一个零和博弈,当蛋糕不断缩小,富人多一分,穷人就少了一分。

“那些面包还可以吃,为什么要扔?”四人疑惑地面面相觑,这令布思家意识到一个问题——香港厨余数量庞大,食物浪费严重。据环境局局长黄锦星去年6月在立法会会议上公布的数字,香港每天有3600公吨厨余丢弃于堆填区,占整体都市固体废物逾三成。“这些厨余中,近半是面包”,布思家补充道。

今年五月份的时候,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发布了美国家庭债务的数据,总计14.3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40%的家庭,400块现金都拿不出。

四名成员都是在读学生,不免为他们收集面包、寻找合作增添难度,“一些面包店或餐厅负责人,看我们年纪小,还是学生,就不信任我们。”更大的问题在于非本地面孔无形中所带来的隔阂,“一些人看你不是香港人,他们都不想听你说下去。”解决的方式就是锲而不舍地寻求沟通,布思家操一口流利广东话,可谓加分不少,“他们发现原来你会讲中文,可以沟通到,那我们可以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