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8月, 2020
抗击疫情更需要健全的医疗卫生应急体系

抗击疫情更需要健全的医疗卫生应急体系

近期,笔者一直在武汉从事重症新冠肺炎的救治工作,有机会接近武汉抗击疫情一线,也引发了一点感想。

在武汉一场内部的医学会议上,几个医疗界大咖学术观点仁智互见。从事传染病的强调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群体。从事呼吸的强调这次病毒攻击的靶器官是肺,所以肺部抗病毒、呼吸机使用、清理气道至关重要。从事重症的则强调,不能一叶障目,病毒攻击的是人类的免疫系统,激发人体过度的炎症反应从而造成全身多系统器官的损害,才是真正机理。

四、提倡公众自觉做到不走亲访友、不相互串门、不扎堆聊天,不聚集打牌、打麻将、下棋,不聚集开展跳舞、健身、卡拉OK等活动。必要的聚餐及家庭就餐提倡公筷公勺。

据报道,2018年8月和9月,在茨城县东海村,日本当局把总计约1600立方米去污土壤埋入地下,以测试空间辐射量和渗入地下水的放射性物质活度。一年后,测试结果显示,周边空间的辐射量没有大的变化。

三、鼓励骑车绿色出行、错峰出行,有条件的可实行网上办公。单位班车要做好卫生消毒。

成都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代章)

各区(市)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市级各部门:

学术问题讨论很必要,这次新冠肺炎考验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卫生医疗制度,更考验全社会的应急体系。现在,不从政策、安全、舆论等社会政策等大体系来讨论这个问题,笔者仅从医疗卫生制度方面,谈几点小思考。

在这场抗疫中,各种新药、新技术发挥了很大作用,有效地救治了一大批危重病人。有些人在看到临床工作重要性的时候,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淡化了“以健康为中心”,“全生命周期”重视预防、临床、康复三驾马车的健康中国理念。实际上,武汉的这场抗疫,恰恰是健康中国的高度体现。可以这么说,如果平时注重预防医学,对华南海鲜市场,野生动物加强管理,完全有可能避免这场新冠肺炎的冲击。正是由于预防医学第一道防线的失守,对临床医学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能否建立一种应急预警机制,比如网络直报制度,给每个临床一线的医务人员发一个“哨子”。当然有人会反对,说会不会出现“虚假哨声”,引发不必要的社会恐慌。但医务人员都有自己的专业知识,偶尔发生几起乌龙事件,和全社会的公共安全相比,引起社会警觉,孰大孰小呢?

二、全市各企事业单位、社区(村)不举办非必要的群体性聚集活动。餐饮单位和个人不举办群体性聚餐活动(含农村群宴)。

我市当前疫情防控进入新的阶段,二代、三代病例和家庭聚集性发病的风险很大,与复工返工叠加,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为切实降低因人员聚集造成的疫情防控风险,保障顺利复工复产,特倡导公众践行简约的生活方式,减少不必要的聚集性活动,现将有关要求通知如下。

成都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疫情防控组

应对传染病这种公共卫生事件,我国有系统的法律和制度。但为什么这次迟迟没能如期启动应急机制呢?

减少公众聚集性活动的通知

测试结果显示,该地区空间辐射量在填埋前为每小时0.02至0.18微希,填埋后为每小时0.03至0.09微希,几乎没有变化,地下水的放射性物质活度则未达到可检出的下限值。

会上,日本环境省提出方案称,将继续就制定填埋处理去污土壤的方针进行讨论,未来将把处理场所围起来并设置告示牌,并定期进行检查。

毫无疑问,各级医疗机构是传染病等公共卫生事件的最重要的报告人。但是,很多医疗机构将这一任务交给医院的保健科,而许多医院的保健科人员缺乏必要的公共卫生专业知识。并且报什么疾病,如何报,有时必须征求上级部门领导同意。一些部门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持观望态度,迟迟不肯“吹哨”。

元宵节当天,一个确诊新冠肺炎的妈妈,在医务人员的努力下,在浙大一院诞生了一个健康的“元宵宝宝”。该消息让笔者突然想起了电影《无问西东》的一个情节――主人公看着那些在医院病房刚刚出生的婴儿,问了一句经典台词:如果提前了解了你们要面对的人生,不知你们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此时,笔者想,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完善的应急体系,而不仅仅是出现几个“打虎英雄”,这些“婴儿”还是会欣然前来的。(作者:陈作兵,系赴鄂新冠肺炎重症病人救治指导高级别专家组成员)

一、落实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其他组织的主体责任,党政一把手负主责,对所属员工实现全时段管理,要求员工疫情期间实行“两点一线”上下班模式,并减少不必要的聚集。下班后,直接回家或回住所,减少非必要的外出。餐厅食堂尽量分时就餐或分散就餐。

据环境省称,截至2019年3月,除福岛县之外的东北及关东7县产生的去污土壤总计约33万立方米。

新冠肺炎提出了另外一个思考:武汉有部分病人住院困难,无法及时就医,那么,我国的医疗资源是否紧缺呢?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的卫生机构已经突破100万大关,其中医院有3.2万个,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有1000万张左右。和全世界任何国家相比,我们的医疗资源是不缺少的,我们缺失的是全局上的调剂应急机制。在很多地方,包括武汉,很多民营的医疗机构和专科医院在这场“战疫”来临期间都关门了。能否在短时间内充分征用并启动这些医疗机构?如果再不够,在严密隔离的前提下,病人运送,能否周边省份医疗资源调剂,全国一盘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