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1月, 2021
纽约华裔男孩罹患癌症警务协会带警犬陪伴圆心愿

纽约华裔男孩罹患癌症警务协会带警犬陪伴圆心愿

中国侨网12月30日电 综合美国华文媒体报道,纽约一名两岁半的华裔男孩出生不久就被诊断出患有癌症,父母四处求医仍无法根治,医生近期宣告时日无多,让父母作好心理准备;因男孩向来喜欢宠物狗,纽约市警亚裔警务协会(Asian Jade Society)日前带着一只警犬到医院与他见面玩耍,完成小男孩的临终心愿,也呼吁民众献爱心,助男孩一家。

江俊浩父亲说,孩子不闹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包含镇定功能的药物,借助仪器,从药瓶持续地输进江俊浩的身体,江俊浩小小的身体上插着好几根管子,一部分用于输送药物,一部分用于输送营养物质。

尽管,对外界的种种质疑,海澜之家都有自己合理的解释,但库存问题一直存在。

该协会成员表示,稍后接到江俊浩母亲回电,感谢当天那么多警员为儿子安排的惊喜,虽然江俊浩无法用言语表达,但可以感觉到他的心情愉悦;尽管江家并没有意愿向小区求助,但夫妇两年来求医已花费巨大积蓄,亚裔警务协会因而呼吁社会各界能捐款,体面送别孩子最后一程。纽约市警亚裔警务协会呼吁各界善心人士献爱心。

事实上,海澜之家早已陷入了”中年危机“。

叶末兮说:“建立一个更加包容、开放的社会,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希望请愿达到一定的数字,二院辩论之后,我们会把各方召集到一起来,讨论真正的反歧视这件事情。歧视不论对任何种族和人群的歧视,都是不对的。”

2海澜之家的“中年危机”

更让投资者不解的是,海澜之家以模式不同为由,对公司巨量存货,不按行业规律计提减值,疑有做高业绩之嫌。

瞄准电竞市场的兴起,2019年海澜之家旗下潮流品牌黑鲸赞助KPL联盟,成为其队服提供商。

11月25日,海澜之家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11月24日收到周建平的书面辞职报告。董事长周建平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其子周立宸将接任其所有职务,任期直至第八届董事会届满之日。

同日,海澜之家还发布了上层股权结构变动的提示性公告。据公告,周建平分别与周立宸、周晏齐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海澜控股23.1%的股权转让给周立宸,以及0.9%的海澜控股股权转让给周晏齐。

前不久,周杰伦代言海澜之家,瞬间上了热搜。时间仅过去一个多月,这次连老板也换了。

在其上任的这一年中,海澜之家先后培养了家具品牌海澜优选、婴幼品牌英式、女装品牌OVV,为集团的品牌矩阵进行扩张。

“孩子昨个半夜一直哭闹,可能是知道时间不够了,随时可能离开,想多陪陪爸爸妈妈,一遍又一遍地用遥控器把灯按开,我就推着输液的机器,孩子他妈抱着孩子,我们沿着病房走廊绕了一圈又一圈,天亮了,孩子没劲了,也睡了一小会。”他说。

转让后,海澜控股仍持有海澜集团100%的股权,而海澜集团仍为海澜之家的控股股东,持股40.88%。周建平、周立宸、周晏齐为一致行动人,分别持有海澜控股28%、27%和5.9%的股份。周建平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同年7月,海澜之家出海,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开设首店。8月,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宣布投资广州快尚时装,该公司主营业务为服饰品牌URBAN REVIVO,是近年来快速崛起的本土快时尚品牌。不久之后,海澜之家又与天猫新零售展开深度合作,打通线上线下渠道。

此前两年,在周立宸的主导下,海澜之家在《奔跑吧》、《最强大脑》等地方卫视综艺进行大量投放,与时尚设计师Xander Zhou合作限量系列,以及找到演员陈晓代言其中国风系列。种种表明了这位“少帅”对于品牌革新的大胆决断。

2019年,公司在营业收入增长15.09%的情况下,业绩下降超过7%。今年前三季度,受疫情影响,公司业绩更是同比下滑超过50%。根据海澜之家公布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在2020年前9个月中,集团营业收入达117.8亿元,同比下降19.82%;归母净净利润为12.90亿元,降幅超过50.59%。在总收入中,线上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5.54%,实现了13.26亿元。与此前发布的一季报、半年报相比,这些数据有所改善,但是仍然不理想。

江俊浩父亲说,2018年7月底孩子入住现在的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先后经历过两次肿瘤切除手术,定时服用强力抗癌药物,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孩子的病情起起伏伏,自己和太太有时候觉得,孩子的病情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江俊浩还有希望。

2018年和2019年,公司存货总规模都超过90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超过60%,远超行业均值。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日前,纽约市警亚裔警务协会(NYPD Asian Jade Society)在巧合下得知了江俊浩的情况,在27号他们为孩子安排了个惊喜,市警亚裔警务协会一名成员表示,随着孩子癌细胞扩散至全身,很有可能仅余两周生命,希望一了孩子的心愿;由于动物禁止进入病房,当天只能安排江俊浩与Tuz在大厅见面。

其实,周立宸要接班的消息早有迹象,包括海澜之家最近战略转型的动作也与其息息相关。

3“年轻化”之路,未来何去何从?

叶末兮在网上也呼吁华人理性和克制。(黄锦鸿)

但事实是,江俊浩的病情从2019年7月起变得愈发严重,医生的诊断认为,江俊浩体内的癌细胞扩散迅速,已遍布全身组织,其中脑部肿瘤的扩散也异常严重,现在孩子的头部也因肿瘤出现变形,有估计,按照目前的状况,江俊浩只可能再撑两周。

他表示,希望荷兰政党能够在国会中展开一次严肃认真的辩论,不能对荷兰社会歧视亚洲人的行为,装作看不见。

根据海澜集团官方微信号,在当日下午“海澜集团新一届董事会成立暨海澜新零售启动仪式”上,周立宸也被正式对外任命为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和海澜集团董事长。

对于外界质疑的普遍质疑,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周建平当场发飙,认为营收规模没有海澜之家大的企业,没有资格质疑公司的存货问题。

他说:“我们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歧视行为。从念高中时候听到的歧视性歌曲,到现在2020年了,生活中还遇到这样的行为,而且是出自一个电台。我们觉得,一定要站出来,下定决心说:‘不行,我们不接受!’”

这意味着,周立宸上任后,还要面对重振业绩和去库存的压力。

周立宸“临危”接棒,新策略能否助攻海澜之家成功?这一切,让我们拭目以待。

而让外界一直诟病的,是海澜之家居高不下的存货问题。

1“二代”接棒,“一代”仍为实控人

特别是最近两年,海澜之家业绩进入瓶颈期,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僵局中。

对于未来,周立宸表示,面对市场变化,未来三年海澜之家纯商务类产品将收缩,并逐步开发功能性产品,挖掘女性需求,往国民化方向迭代更新,主打科技感、亲子系列、功能性产品。

江俊浩的父亲说,在医院1楼大厅,尽管看起来很疲惫,但看见警犬的江俊浩一脸喜悦,同狗玩耍了半个多小时。尽管江俊浩可能时日不多, 但在有限的日子里,希望能带给孩子无限的快乐。

父子同时签字的那一刻,不仅是权力的更迭,更是财富的传承。

在大环境影响下,直播带货今年开始全面爆发,海澜之家也不甘落后。今年4月海澜之家首场在小程序上直播的IP新品发布会上,周立宸本人也在直播间出现,与明星柳岩和杨迪一起介绍恰逢李小龙诞辰80周年的联名新款,当晚持续12小时的直播观看人数超300万。

江俊浩母亲说,之前有天,医生也特意将自己和丈夫拉到一边,让他们做好失去孩子的心理准备。尽管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但夫妻两人在签署知情文件时还是难受,这几个月为了照顾孩子,两人都抛弃工作,每日守在病床边,家里也有亲属前来帮忙,一家人都希望能为江俊浩生命里最后的时光带来欢乐。

至此,周立宸将全面领航由其父创立的海澜之家,这个曾经一度要成为中国男人衣柜的品牌。

仅两岁的江俊浩从未真正接触过动物,但一直很喜欢宠物狗,在病痛折磨中,江俊浩还是时不时低声呢喃“狗狗”。

据美国中文网获悉,江俊浩一家住在纽约布鲁克林,2017年5月,江俊浩降生,他的母亲告诉记者,在6个月大的时候,江俊浩的身体出现异样,先是食欲不振,然后就是频繁发烧,他们也多次前往布鲁克林8大道上的诊所给孩子看病。但医生一直诊断认为可能是贫血引发的发烧,给出相应的医治方法,但始终都不见好。

在此后两年间,决心要与时俱进、拒绝土味的海澜之家在营销渠道上也颇费功夫。

江俊浩母亲说,自己的孩子从6个月大后,就经常四肢无力,伴随着异常的哭闹,一直到1岁又2个月时,江俊浩再一次遭遇高烧不退,他们求助另一家诊所,再转至医院急诊,通过这次急诊,江俊浩的父母终于得知,自己的孩子得上了神经母细胞瘤(Neuroblastoma),这是起源于神经嵴的胚胎性肿瘤,由未分化的交感神经细胞组成。有调查显示,神经母细胞瘤的发病率在15岁以下儿童中约为十万分之一,是临床上1岁内儿童中最常见的恶性肿瘤。

今年,在疫情影响下,整个服饰行业都不景气,但海澜之家仍动作频频。10月,一向注重品牌形象的海澜之家又将代言人从林更新换到了周杰伦,引发网络热议。

对于荷兰社会出现的对亚洲人的歧视行为,已经非常普遍了,已经渗透到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他举出几个例子,认为这次一定要说“不”。

此外,紧随潮流的海澜之家还开启了IP联名合作。近年来,海澜之家通过和知名游戏公司暴雪娱乐等品牌合作,推出多个如守望先锋系列、大闹天宫系列、李小龙系列等爆款产品。

2017年,周立宸担任海澜集团总裁,正式开始了对集团品牌的“年轻化”改革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