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6月, 2020
银保监会全国范围内推广人身保险电子化回访

银保监会全国范围内推广人身保险电子化回访

中新网2月11日电 据银保监会网站消息,近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广人身保险电子化回访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人身保险电子化回访。《通知》明确了保险公司开展电子化回访的条件,要求保险公司规范电子化回访行为,加强客户身份真实性管控,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人身保险电子化回访是保险公司在保单犹豫期内,依托互联网等技术,对投保人验证客户身份真实性,确认投保人知悉合同主要内容和犹豫期等相关权利的回访。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通过手机APP、微信服务号等电子化方式进行回访具备了技术基础,市场主体采用电子化方式进行回访的创新需求强烈,保险消费者对电子化回访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2017年5月,原中国保监会批复同意在北京地区对一年期以上人身险保单开展电子化回访试点,取得了积极成效。与传统方式相比,电子化回访更加便捷高效,由投保人主动发起,缩短了回访成功时间,同时保障了客户充分了解回访内容和犹豫期权利,人脸识别等新技术提升了客户身份真实性验证效果。为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试点经验,规范人身险公司电子化回访行为,中国银保监会制定并印发了《通知》。

目前,张同满也在自己的快手小黄车上线了两套理论课程,初步效果不错。谈及之后的规划,她说:“等疫情之后回到服装店,我会增加一门机器操作的实践课,毕竟现在科技发达了,大家在掌握一门好手艺的同时,也得与时俱进,一些代替人力的机器得会操作。”在她看来,裁剪这行要随着时代发展不断更新迭代。

张同满的裁剪之路始于家庭的耳濡目染。“小时候家里有台老缝纫机,我妈是村里的裁缝。妈妈做衣服剩下的碎布经常被我捡来,缝成小衣服穿在泥娃娃身上,家里人都叫我‘小裁缝’。”在母亲的熏陶下,张同满慢慢喜欢上裁剪。

“老师讲得明白,一点就透。”

随着一批又一批的学员从培训班毕业,张同满发现大家的需求发生了变化。“过去学生跑来跟我学裁剪,大多数是为了给家里人做衣服。但这些年,有好多人都是想自己有份手艺开个服装店,小规模加工。”从以家庭为单位制衣到小范围加工生产,以往印象中老式的成衣店也改头换面,变成拥有各类新颖款式的小型服装厂。张同满的身份也从裁缝转变成“民间服装设计师”。

毕业后,张同满被分到会计工作岗位。“会计工作时间比较充裕,一般都是月末比较忙,其余时间我就都用来教裁剪。”为了招收更多学生,张同满开始到附近十里八乡“推销”自己。“各村都有喇叭广播,我就跟他们商量,帮着宣传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几乎每家每户都要自己做衣服,裁剪是门受欢迎的手艺。

很快,张同满入门了服装裁剪课程,在积累实践经验的同时,她还积极帮助其他同学学习。“在当时同期学员中,我也算上手快的。”有天赋、悟性高,张同满在等待毕业分配期间,被裁剪学校以实习老师的名义留下讲课。“从那时到现在,我讲了40年,大半辈子都在和布料打交道。”

“收获真不少,我以前衣服都不会缝,跟着张老师学了一段时间,现在家里沙发垫都是我做的。”

去年11月,因为供暖问题,张同满暂时关店。回家后,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开通快手的事。“他们都很支持,我儿子还主动包揽了拍摄任务。”张同满决定试一下。

正如张同满切身感受的,快手提供了新型学习平台。作为短视频平台,在快手大社区中蕴藏着丰富的教育资源,而快手对知识内容的流量扶持,也使其拥有更高的曝光量。每个人都能在快手展现知识和技能,更多人也因此获得了持续学习的机会。

在张同满的直播间中,经常听她一遍遍嘱咐:“直播间没听懂的,就给我留言,再开直播时我先答疑。”老铁们通过直播间互动或者留言的方式与张同满交流,让课堂的沟通变得更加便捷和透明。

直播的第四天,终于有人进直播间了。“十几个人一直听我讲,还会和我互动。”这让张同满有些兴奋。从那天开始,直播间的人数多了起来。“一开始上课前,我还一个个地念大家的名字,后来人多我都念不过来了。到后来会有成百上千人同时听我讲,以前想都不敢想。”

“张老师心里就好像装了个服装大世界。”

11月23日,儿子帮忙调试好设备,张同满开始了第一场直播。“讲了几十年,第一次这么紧张,一时间不知从哪讲起。”儿子在一旁鼓励:“你就想象面前坐着几十个学生。”对着手机镜头,张同满逐渐进入状态,像平时讲课一样讲了起来。

带着40年教学经验初涉快手

在中专学习专业课时,张同满学的是会计,但一有时间她就跑到学校门口的裁剪店跟老师学习。“我性格比较内向,也没有其他爱好,就乐意缝缝补补。”基于之前打下的基础,再加上张同满上学时擅长数学,跟老师学起来得心应手。“服装裁剪一开始都要学理论知识,基本就是找点划线,我就把它类比成数学的平面几何题,很多知识都是互通的。”

去年开始,有学员给张奶奶出主意:“张老师你手艺这么好,咋不去快手试试当个主播,肯定能有更多人跟您学。”一开始,张同满就随便听听,“我一直用的老年机,对智能手机一窍不通,更别说当主播了。”后来有学员给她看快手,她发现快手教啥的都有,“我看还有教人电焊的,我是不是也能试试?”张同满动了心思。

张奶奶18岁开始收徒教裁剪,至今已40年,积累了丰厚的剪裁经验和教学方法。去年11月23日开始,受快手直播教学的启发,58岁的张奶奶也赶时髦开通了快手直播(快手ID:1374431782),讲课三个月,收获了45.2万“徒弟”。老铁们纷纷称她为“裁剪界的魔术师”。

越来越多人在自己的直播课上学到手艺,张同满也跟着高兴。在她眼里,自己的快手就像是汇聚着45万学生的高科技大讲台。

汇聚45万学生,从未有过的的大讲台

《通知》主要从适用范围、系统要求、身份验证、质量管控等方面对电子化回访工作进行了规定。一是明确了电子化回访的概念和适用范围,将电子化回访的范围扩展到所有应回访的人身险新单业务。二是规定了保险公司开展电子化回访的条件,包括应具备的信息系统和管理制度条件,禁止保险公司通过第三方平台开展回访,确保数据信息安全。三是要求保险公司保障投保人自主选择回访方式的权利,并采用有效的技术手段验证客户身份真实性。四是对回访内容、完成回访、回访质量管控等作出了规定,从防止销售人员干预回访、问题件处理、回访质量抽检等方面提出了要求。五是明确了监管部门在对保险公司服务质量进行统计和评价时,认可电子化回访的效力。

“我每次问问题,张老师都耐心解答,这段时间我的手艺跟着提升了不少。”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直播间仍没人进来听。“偶尔有一两个进来的,看一眼就走了。”第一场直播“零招生率”,让张同满有些失望,但她不甘心,“这才刚开始,我得坚持。”

每天上午9:30直播讲实践课,晚上19:00直播讲理论课。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课程让裁剪这门看似难懂的学问“飞入寻常百姓家”,即便裁剪初学者也能学得明明白白。“直播时沟通很方便,大家不懂的随时问,针对一些初学者的基础问题,我就让他们跟着一条线一条线地画,一个公式一个公式跟着写。”

同时,通过快手直播进行授课的“老师们”也能真正感受到“桃李满天下”:看快手的人不限年龄、区域,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人都可以进入直播间学习。而对学生来说,每次直播课程人数不设上限,完全没有“报满截止”的紧迫感。快手直播间的交互性和即时性让课堂生动活泼、形式多样,老师和学生可以在轻松的氛围中沟通交流。此外,老师们还可以通过在快手小黄车上线课程,满足学生定制化需求。

“好手艺也得与时俱进”

“以前大家都是到张老师服装店里求学,自去年11月张老师开通快手,大家再也不必来往奔波,打开老师的快手直播,线上跟学就可以了。”

在乡里人的推荐下,张同满很快收了不少徒弟,逐渐也有慕名而来的学员。“当时学费是每人20块钱,学时20天。”由于报名人数骤多,张同满不得不控制每期学员人数。“课堂上人太多教不过来,人数保持在四五十人左右刚好。”

1991年,张同满开了自己的服装店,做衣服和裁剪教学同时进行。一批又一批的学员,在张同满的培训班毕业后,都有了自己的服装店。在这个过程中,张同满的裁剪手艺愈发熟练,教学经验也日臻成熟。“平时穿的秋衣秋裤,十分钟内就能做完,像大衣、旗袍比较复杂的,最多一天也完成了。”保质保量的同时,张同满还紧跟潮流不断变换衣服设计样式,这让她在业界积累了良好的口碑。

张老师原名张同满,河北石家庄人,18岁开始在线下教授裁剪课。今年58岁的她,已拥有40年的裁剪教学经验。在快手开直播课后,早晚实践课各一节从未间断。

在快手短视频方面,张同满也想多拍些服装搭配的作品。与目前常见的以颜色、款式推荐为主的搭配课不同,她计划从服装原理入手,教大家如何在穿衣搭配过程中巧妙规避身材上的不足。对此,经验丰富的张同满充满信心。

40年的教学经验,张同满还会根据学生的文化程度、专业基础等不断优化原有的教材内容,以便学生更好地学习。这也是她在短时间内获得40多万老铁们认可的关键原因。

《通知》发布对推动人身保险公司利用新技术优化回访服务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在当前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关键时期,通过线上回访有利于减少人员聚集和面对面接触,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一直想开个成衣店,奔着这个念头天天上快手跟张老师学习,现在算是个成手了,开店更有底气。”